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13316063316 / 020-22035114

传真 : +86-020-22001168
E-mail: wusq@olenovo.com.cn
地 址: 广州市天河路592号百脑汇科技大厦A座2311室 邮编:510630

中兴通讯吕阿斌:今年云计算收入将超100亿元 发布日期2014-04-16 11:14 来源: 【关闭】 ???【转自搜狐数码消息】5月18日消息,2011年,中兴通讯宣布战略性进军云计算领域、并藉此规模进入IT领域,同时成立云计算与IT经营部,并投入3000多人进行云计算研发。今年5月17日,中兴通讯宣布已经在南京建成全球云计算中心,并将南京作为云应用的示范基地,宣告中兴通讯云计算战略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



  在今天开始的第三届云计算大会上,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吕阿斌接受了我们的专访,再次谈到中兴通讯在云计算上的最新规划。吕阿斌表示,中兴通讯早在6年前就已经开始进行云计算方面的工作,但是当时并没有把云计算上升到一个经营的产业的角度来说,去年下半年以来,公司随着全球通讯格局的变化,无论技术也好,还是市场领域拓展也好,认为中兴通讯现在无论从品牌价值和服务能力,客户的覆盖面,我们有义务或者说有能力去覆盖更多的市场空间。所以公司决定我们要进入云计算领域,尤其是面向政企市场的服务领域,公司也是定位成三大领域之一,公司以后要三分天下,终端和现在的系统设备,和以后所有的ICT这个领域,在业界的名称就叫云计算。

  同时,中兴通讯还成立了专门的经营部,将云计算推向市场化的运营,不再是只停留在概念层面。

  专访内容

  提问:关于云计算这一块,云计算这个概念,最初我们的理解是IT厂商引入的,中兴是作为一个传统的电信的系统服务商,现在也有很多电信方面也在谈云,你觉得这两类厂商谈云计算的时候会有哪些不同,各自具有什么优势。

  另外您刚才只谈到了公司的愿景,经营指标方面可以透露一下吗?

  吕阿斌:经营指标是属于企业核心管控的数字,我肯定是有经营指标的,要不然压力没有这么大。

  云的这个概念大家可能知道,是来源于google,初始来说很简单,,我跟一家电子商务领头企业曾经一起探讨过,google原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都跟企业的经营面,就好象我刚才说的要解决云存储一样,我不做IPTV跑不起来,大量的东西存起来以后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存储,海量的存储,把它运算起来,这是它要解决的。

  第二个就是量大了以后呢,硬件投资成本非常大,投资成本带来两个问题,一个是投资一个是维护,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谷歌是怎么维护的,是一个月维护一次,推个车把坏的拔下来好的插上去,甚至把它放在地下,就是为了降成本和解决存储,因为谷歌是比较有朝气的公司,里边有很多有追求的人。

  CT类厂商更要干这个事,因为它的IT资源浪费很严重,IT设备实际上是通用的,我们的业务使用的也是IT设备,只不过软件是电信级软件而已,但是硬件的利用率是比较低的。比如短信,只有那一天,春节那一天,我们中兴在海外卖的这个消息类产品,跟在国内卖的不一样,我们在海外都是今年前所谓的调度系统,我们那个卖给客户是一个平台,上面跑短信、彩信都可以,我们在海外全是这个版本,但是国内流量太大,必须按它春节的峰值做,而且双网双备,那个要断了就是全国的政治事件。所以它的效率不超过40%。

  大家知道我们CCTV的应用,增长率放缓了,但是收益还是挺高的,面对的ITV的挑战很大,必须要做,这是它必须要做的。而这个服务要提供,我还是从系统的角度,因为我很关注系统,它不光是提供一个服务,包括几个要素,一个就是整个的组网,一个就是里面的关键技术的选择,我明天的发言都是这些东西,还有一个就是维护体制,安全等等,全称叫云计算技术以及它的架构,这是它的特点。

  你要说它的区别,我觉得到终极来说没啥区别,都是一个服务提供商,而不是一个所谓运营商。现在中国电信几年之前就在说所谓的转型,就是这个概念,当然最终使用的技术,从云计算这个领域来说最后可能会归到一块。

  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的应用的选择的基础设施还是不一样的,普通的IT类办公,现在这个东西就OK了,在我们公司就已经用了。比如说短信彩信业务软件,这个可以用特殊的专业化的硬件,又符合IT的风格,实际上是一个专业化的应用,我们的电信刀片跟普通刀片一模一样,但是有什么不同呢?环境温度比它高,可以从负五到四十度,我们普通刀片五到三十五度。我们的安全性,主备,降温降噪等等,但是可以上架,直流供电。这个就是几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区别。

  最后一个问题好像是说我们的经营,我们的经营数字这一块,因为这个东西第一个就是我确认我们是有经营的,有经营业绩的,业绩主要来源于几个方面,一个就是我们传统的运营商,一个就是我反复提到的政企市场,这个也是公司的一个战略。我想我们今年应该要超过一百亿。

  提问:全球吗?

  吕阿斌:全球,一百亿人民币,要是一百亿美金的话已经完成公司的任务了。

cc国际ccguoji   而且我刚才说的几个应用都是非常现实的应用,都是我们有强烈意愿要干的事,而且这行是投资拉动型的,无论IT也好,CT也好,还是投资拉动,投资家在投完高铁,应该投设计信息化了吧,因为从营销角度来讲,我们的受众的IT使用和接收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包括我们的业务,为什么叫敏捷,我们认为以后的目标受众,叫做小众多样。什么意思?就是大家个性化都很强,需要的业务种类非常多,但是给我开发带来很大的难度,就是我必须要能快速地大规模定制,敏捷的大规模定制,这句话说起来很有档次,但是对后台要求非常高,我的平台化、集成测试环境,所以我们现在这些技术都可以通过云的方式用在比如说我解释的园区方案,就是我所说的智慧园区,当然还有什么花草啊,那些更简单了。云计算技术和物联网结合,可以刷卡,识别、智能交通,和移动互联网结合。中国电信的四川的天翼空间的”前店后厂”方式,就是前面那个店,是其它公司做的,但是店里面的东西全是中兴的工厂出产。

  实际上老早,我们在海外提供的业务版本,都是云的,只不过是局域网的云,没有做到广域网,我在海外给客户提供的短信、彩信、语音信箱。

  比如说瑞士,几百万人,但是这些人的档次很高,啥都要,如果一个一个业务,按中国电信的步伐,那个成本了不得了,我们就统一集成,短信高的时候就把资源调过来。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叫云计算。

  提问:咱们现在能提供云计算产品的解决方案有什么?

  吕阿斌:一个我们可以提供运营商级的,一个是资源池,就是多个业务整合,用在资源池上面,可以节省资源。第二个就是现有业务的一些云化。举例来说,中国有个情况,各个省各省为自治单位,比如是我们给某个运营商做的垃圾短信监控,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的国情,安全形势,我们不光技术好,中兴的垃圾短信技术还好,我们引入了SNS技术,平常的垃圾短信都是使用流量和关键字,我们还有SNS技术在里面,这个东西可以抓团伙。比如新疆去年封网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SNS规则去分析,把大概的这几个号码找出来,因为他们互相之间有交互。我们可以打出个单子来,重点查一下这几个,是不是团伙,所以这是有可能的。

  另外一个每个省都有自己的规则,我可以通过我们这种虚拟化的技术,把底层连起来,变成一个大的资源池,第二可以把策略服务器放在上端,这就是SAAS服务,就是所谓的业务云化。

  第三个就是虚拟桌面的应用,有几种应用,一个是客服的坐席,我们结果了很多技术问题,比如语音问题,外测问题。一个是它的营业厅,还有一个我们把这个东西跟宽带,宽带往下布的时候,尤其到农村去了以后,宽带下乡以后,很多买不起电脑,或者不想投。我给它部署一个虚终端下去不就完了吗?我们叫宽带云,可以解决用户屏幕使用,比如农村的教育,农民种菜,可以推下去。

  第四方面这个东西可以跟企业联合在一起,比如炒股,证券,比如说烟草的进销存,不需要那么复杂的电脑,只不过是一个交互的东西,这个东西就可以通过虚拟终端,既节省成本又能保证数据的安全。又方便统一统计。因为你操作都在云端,即使最后忘了,没问题,我这上边都有。

  还有一个就是运营商的IDC机房建设,包括集装箱,还有各种各样的基础建设。这是运营商的现有的业务。

  刚才我提的云化有很多种,我们做了好多种,各种各样的云。

  政企我刚才说了好多了,电子政务、电子事务,民生民计,还有产业发展,我们用那种高端的词,概括性的词,民生民计,电子政务,电子事务,产业发展,产业发展刚才我解释的,比如说智慧园区,民生民计的,比如说云存储用在社会信息化。电子事务,比如我们建的12345客服热线等等,有好多。另外一个我们的核心技术,可以购买我们的资源管控系统,虚拟化产品。要虚拟化就用虚拟化,用资源管控,甚至可以买我的模块。当然最好一起买,因为要配合。这个我们都是有的。

  提问:现在需求最大的是哪块。

  吕阿斌:运营商级需求最大的就是面向政企用户,有两种操作方式,一种是政企自己在操作,政府有自己的信息化中心,企业有自己的企业CIO。移动有个大客户部,电信叫政企客户,联通叫集团客户。实际上最大的市场是这一块,运营商自用的就是它的业务云化。

  从运营商来说,投资最大的可能是数据中心,投资额大。

  中国要科学解决业务感受统一,你漫游到河南去,用户感知和在北京可能不一样。我大概总结就是这样。

  提问:现在是怎么处理运营商其实有政企客户,我们也面向政企客户,怎么处理这种关系?

  吕阿斌:这个就是我来分一下,我们有一套政企产品,有一套运营商产品,涉及到政企的话,就是团队,因为中兴整体的架构是个大的团队,中兴是矩阵化管理,资源线和项目线是不同的,中兴运行得非常成熟,我们一旦输入一个项目,来了以后是一个项目,根据项目配备技术、商务负责人,再挂团队,实际上行动线路看不到。

  提问:会不会跟运营商形成竞争的关系?

  吕阿斌:没有,我们永远是它的搭档,我们没有自由,除非我们自由。因为我在那块没有它专业,包括中国移动,两个研究院长我们都是朋友。他跟我说的很清楚,他的东西主要运用于技术规范,绝对不会商务。我们短期内应该不会运营。

  当然我们很多东西是为了支持自己的,比如我们公司的手机,可能终端会有些应用,那也是为运营商服务的。

  提问:在南京建成的云计算中心的情况能不能介绍一下。

  吕阿斌:全球云中心有几个方面,我们公司老早就使用了,我们公司有些敏感部门需要安全,另外一个我们的手机体系需要安全,因为手机一个产品周期非常短,这是安全需求。

  还有一个我们公司七万多人,终端采购非常多,要上一万台这得多少钱啊,降成本是需要的。

  第三个软件服务这块,员工经常会把我们的系统整乱套,所以我们有这方面的需求。

  第二个方面我也要验证一下我们自己的技术,我就是全球最大的典型客户。我有必要验证一下,所以我们利用南京这个,正好搬了个新区,三区,以后你们去,高铁的对面就是我们云计算中心。一层楼2200平方米,是一个现代化的集团。我在过程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消防,毒气怎么走,电源、网络机房,因为以前运营商把这个都做了,我们去了直接做就可以了。

  这样的话我们在IDC建设方面就有很多的经验,就说毒气怎么走,都很讲究,路线。所以我们建了集团,一个是解决内部需求,另外我们自己验证一下很多的应用,我们自己的开发应用都在这个上面,你们去了可以参观到,我们这个机房一个是部署了桌面应用,装机容量现在可能上了两千多万应用了,我们的开发、测试、外包,大量的外包要用这个东西,否则要搞座位,搞成本,现在可以派到四川前线去,只要通过外网登进来。然后他干啥我都知道。工作量也可以好算,我那有,你什么时候登陆的,有可能有人登陆再下线,没用,因为我上面还知道你在干什么,轨迹我都知道。

  我们公司内部的所有的IT的应用,服务器在深圳,我这个云计算中心不是南京这一个地方,以后会发展到全球,南京有个综合管控中心,可以把全球的资源管控起来,比如今天五千人要考试,我平常可能五千人配这么多吧,我们可能从HR系统上,告诉大家今天三点之前不要上HR,我就可以把那个资源调动过来,调完以后再放回去,这个系统在深圳。

  还有我们公司内部的开发云,也在深圳。不是刚才所谓的PAAS,是正而八经可以提供服务的。
?